黑“列巴”和白盐 萧红 散文精选

黑“列巴”和白盐 萧红

玻璃窗子又慢慢结起霜来,不管人和狗经过窗前,都辨认不清楚。 “我们不是新婚吗?”他这话说得很响,他唇下的开水杯起一个小圆波浪。他放下杯子,在黑面包上涂一点白盐送下喉去。大概是面包已不在喉中,他又说: ...
阅读全文
广告员的梦想  萧红 散文精选

广告员的梦想 萧红

有一个朋友到一家电影院去画广告,月薪四十元。画广告留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我一面烧早饭一面看报,又有某个电影院招请广告员被我看到,立刻我动心了:我也可以吧? 从前在学校时不也学过画吗?但不知月薪多少。 ...
阅读全文
最后的一个星期  萧红 散文精选

最后的一个星期 萧红

刚下过雨,我们踏着水淋的街道,在中央大街上徘徊,到江边去呢?还是到哪里去呢? 天空的云还没有散,街头的行人还是那样稀疏,任意走,但是再不能走了。 “郎华,我们应该规定个日子,哪天走呢?” “现在三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