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地走向未来  贾平凹 散文精选

孤独地走向未来 贾平凹

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偶尔作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 弱者都是群居者,所以有芸芸众生。弱者奋斗的目的是转...
阅读全文
一个兵丁全文 - 冰心 散文精选

一个兵丁全文 – 冰心

小玲天天上学,必要经过一个军营。他挟着书包儿,连跑带跳不住的走着,走过那营前广场的时候,便把脚步放迟了,看那些兵丁们早操。他们一排儿的站在朝阳之下,那雪亮的枪尖,深黄的军服,映着阳光,十分的鲜明齐整。...
阅读全文
冬儿姑娘 - 冰心 散文精选

冬儿姑娘 – 冰心

“是呵,谢谢您,我喜,您也喜,大家同喜!太太,您比在北海养病,我陪着您的时候,气色好多了,脸上也显着丰满!日子过的多么快,一转眼又是一年了。提起我们的冬儿,可是有了主儿了,我们的姑爷在清华园当茶役,这...
阅读全文
还乡杂记全文 - 冰心 散文精选

还乡杂记全文 – 冰心

亲爱的小朋友: 去年冬天,我回到我的故乡——福建——去了一个多月。 这个丘陵地带,背山临海的美丽雄伟的省份,面对着金门台湾,屹立在国防的最前线上。居住在这一片最激昂、最警觉的土地上的一千三百万人民,却...
阅读全文
我们把春天吵醒了 - 冰心 散文精选

我们把春天吵醒了 – 冰心

季候上的春天,像一个困倦的孩子,在冬天温暖轻软的绒被下,安稳地合目睡眠。 但是,向大自然索取财富、分秒必争的中国人民,是不肯让它多睡懒觉的!六亿五千万人商量好了,用各种洪大的声音和震天撼地的动作来把它...
阅读全文
冰心散文:好梦 散文精选

冰心散文:好梦

自从太平洋舟中,银花世界之夜以后,再不曾见有团圆的月。 中秋之夕,停舟在慰冰湖上,自黄昏直至夜深,只见黑云屯积了来,湖面显得黯沉沉的。 又是三十天了,秋雨连绵,十四十五两夜,都从雨声中度过,我已拼将明...
阅读全文
一日的春光 冰心 散文精选

一日的春光 冰心

去年冬末,我给一位远方的朋友写信,曾说我要尽量的吞咽今年北平的春天。 今年北平的春天来的特别的晚,而且在还不知春在哪里的时候,抬头忽见黄尘中绿叶成阴,柳絮乱飞,才晓得在厚厚的尘沙黄幕之后,春还未曾露面...
阅读全文
秋天的况味 林语堂 散文精选

秋天的况味 林语堂

秋天的黄昏,一人独坐在沙发上抽烟,看烟头白灰之下露出红光,微微透露出暖气,心头的情绪便跟着那蓝烟缭绕而上,一样的轻松,一样的自由。不转眼,缭烟变成缕缕的细丝,慢慢不见了,而那霎时,心上的情绪也跟着消沉...
阅读全文
说北平 林语堂 散文精选

说北平 林语堂

北平好像是一个魁梧的老人,具有一种老成的品格。一个城市与人相似,各有不同的品格,有的卑污狭隘,好奇多疑;有的宽怀大量,豪爽达观。北平是豪爽的,北平是宽大的。他包容着新旧两派,但他本身并不稍为之动摇。 ...
阅读全文
中国人的国民性 林语堂 散文精选

中国人的国民性 林语堂

一 中国向来称为老大帝国。这老大二字有深意存焉,就是既老又大。老字易知,大字就费解而难明了。所谓老者第一义就是年老之老。今日小学生无不知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这实在是我们可以自负的。无论这五千年中是怎样...
阅读全文
松鼠 布封 (法国) 散文精选

松鼠 布封 (法国)

松鼠是一种漂亮的小动物,乖巧,驯良,很讨人喜欢。它们虽然有时也捕捉鸟雀,却不是肉食动物,常吃的是杏仁、榛子、榉实和橡栗。它们面容清秀,眼睛闪闪发光,身体矫健,四肢轻快,非常敏捷,非常机警。玲珑的小面孔...
阅读全文
余秋雨散文:那天下雨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那天下雨

从爸爸、妈妈结婚到我出生,这段时间,天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爸爸、妈妈结婚后的四个月,德国宣布投降,欧洲战争结束;再过三个月,日本宣布投降,抗日战争结束。 这些大事,在上海闹得天翻地覆,但乡下却不知道...
阅读全文
余秋雨散文: 我的窗下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 我的窗下

里斯本往西去有危崖临海,大西洋冷雾迷茫。这里的正式地名叫罗卡角,俗称欧洲之角,因为这是欧洲大陆的最西点。在人们还不知道地球形状的古代,这里理所当然地被看成是天涯海角。 风很大,从大西洋吹来,几乎噎得人...
阅读全文
余秋雨散文: 拍雪进屋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 拍雪进屋

已经在冰岛逗留好些天了,每天都在雪地里赶路,十分辛苦。赶来赶去看什么呢偶尔是看自然景观,多数是看人类在严寒下的生存方式。 初一听这种说法有点过时,因为近年来冰岛利用地热和水力发电,能源过剩,连一个小小...
阅读全文
余秋雨散文:阳关雪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阳关雪

中国古代,一为文人,便无足观。文官之显赫,在官而不在文,他们作为文人的一面,在官场也是无足观的。但是事情又很怪异,当峨冠博带早已零落成泥之后,一杆竹管笔偶尔涂划的诗文,竟能镌刻山河,雕镂人心,永不漫漶...
阅读全文
天空的点缀 萧红 散文精选

天空的点缀 萧红

用了我有点苍白的手,卷起纱窗来,在那灰色的云的后面,我看不到我所要看的东西(这东西是常常见的,但它们真的载着炮弹飞起来的时候,这在我还是生疏的事情,也还是理想着的事情)。正在我踌躇的时候,我看见了,那...
阅读全文
同命运的小鱼 萧红 散文精选

同命运的小鱼 萧红

我们的小鱼死了。它从盆中跳出来死的。 我后悔,为什么要出去那么久!为什么只贪图自己的快乐而把小鱼干死了! 那天鱼放到盆中去洗的时候,有两条又活了,在水中立起身来。那么只用那三条死的来烧菜。鱼鳞一片一片...
阅读全文
他去追求职业  萧红 散文精选

他去追求职业 萧红

他是一条受冻受饿的犬呀! 在楼梯尽端,在过道的那边,他着湿的帽子被墙角隔住,他着湿的鞋子踏过发光的地板,一个一个排着脚踵的印泥。 这还是清早,过道的光线还不充足。可是有的房间门上已经挂好“列巴圈”了!...
阅读全文
鲁迅先生记 萧红 散文精选

鲁迅先生记 萧红

鲁迅先生家里的花瓶,好象画上所见的西洋女子用以取水的瓶子,灰蓝色,有点从瓷釉而自然堆起的纹痕,瓶口的两边,还有两个瓶耳,瓶里种的是几棵万年青。 我第一次看到这花的时候,我就问过: “这叫什么名字?屋里...
阅读全文
最后的一个星期  萧红 散文精选

最后的一个星期 萧红

刚下过雨,我们踏着水淋的街道,在中央大街上徘徊,到江边去呢?还是到哪里去呢? 天空的云还没有散,街头的行人还是那样稀疏,任意走,但是再不能走了。 “郎华,我们应该规定个日子,哪天走呢?” “现在三号,...
阅读全文
欧罗巴旅馆  萧红 散文精选

欧罗巴旅馆 萧红

楼梯是那样长,好象让我顺着一条小道爬上天顶。其实只是三层楼,也实在无力了。手扶着楼栏,努力拔着两条颤颤的,不属于我的腿,升上几步,手也开始和腿一般颤。 等我走进那个房间的时候,和受辱的孩子似的偎上床去...
阅读全文
他的上唇挂霜了  萧红 散文精选

他的上唇挂霜了 萧红

他夜夜出去在寒月的清光下,到五里路远一条僻街上去教两个人读国文课本。这是新找到的职业,不能说是职业,只能说新找到十五元钱。 秃着耳朵,夹外套的领子还不能遮住下巴,就这样夜夜出去,一夜比一夜冷了!听得见...
阅读全文
孤独的生活  萧红 散文精选

孤独的生活 萧红

蓝色的电灯,好象通夜也没有关,所以我醒来一次看看墙壁是发蓝的,再醒来一次,也是发蓝的。天明之前,我听到蚊虫在帐子外面嗡嗡嗡嗡的叫着,我想,我该起来了,蚊虫都吵得这样热闹了。 收拾了房间之后,想要作点什...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放下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放下

搭朋友的便车,去看另一个朋友,车子先走敦化南路,转南京东路,再转中山北路。我正注视窗外流过的人、车、树木,开车的朋友突然指着窗外的大楼说:“你看这些人多么有钱,有很多大楼是属于同一...
阅读全文
老舍散文《春风》 散文精选

老舍散文《春风》

老舍不仅写了的秋天、济南的冬天、济南的夏天,还在《春风》中写了济南的春天,春夏秋冬,四季更迭,光影驳离,色彩斑斓。他似乎天生对山有一种由衷的亲近,对水有一种深切的景仰。
阅读全文
昆明的雨 汪曾祺 散文精选

昆明的雨 汪曾祺

作家的内心深处有着深厚的昆明情结,就是这种魂牵梦绕的昆明情结,让作家在年近古稀的时候,还几度千里迢迢来到昆明,寻觅自己青年时代留下的足迹……本文便是这些“足迹”中一个鲜亮的脚印。
阅读全文
翠湖心影  汪曾祺 散文精选

翠湖心影 汪曾祺

有一个姑娘,牙长得好。有人问她:“姑娘,你多大了?”“十七。”“住在哪里?”“翠湖西”。“爱吃什么?”“辣子鸡。”过了两天,姑娘摔了一跤,磕掉了门牙。有人问她:“姑娘多大了?”“十...
阅读全文
牧羊者素描 张爱玲 散文精选

牧羊者素描 张爱玲

这里我将让大家来做一个搭配练习。哦,亲爱的读者,如果你们误将此当作难得出奇的历史或几何配搭试题而惊慌失措,那就大可不必了。镇定一些,先通读你们试卷的第一栏,那里印着一长串名单:——小姐,——小姐,——...
阅读全文
张爱玲散文《迟暮》 散文精选

张爱玲散文《迟暮》

多事的东风,又冉冉地来到人间,桃红支不住红艳的酡颜而醉倚在封姨的臂弯里,柳丝趁着风力,俯了腰肢,搔着行人的头发,成团的柳絮,好像春神足下坠下来的一朵朵的轻云,结了队儿,模仿着二月间漫天舞出轻清的春雪,...
阅读全文
沈从文《时间》 散文精选

沈从文《时间》

一切存在严格地说都需要“时间”。时间证实一切,因为它改变一切。气候寒暑,草木荣枯,人从生到死,都不能缺少时间,都从时间上发生作用。 常说到“生命的意义”或“生命的价值”。其实一个人活下去真正的意义和价...
阅读全文
沈从文散文:小草与浮萍 散文精选

沈从文散文:小草与浮萍

小萍儿被风吹着停止在一个陌生的岸旁。他打着旋身睁起两个小眼睛察看这新天地。他想认识他现在停泊的地方究竟还同不同以前住过的那种不惬意的地方。他还想:——这也许便是诗人告给我们的那个虹的国度里! 自然这是...
阅读全文
随风吹笛  林清玄 散文精选

随风吹笛 林清玄

远远的地方吹过来一股凉风。 风里夹着呼呼的响声。 侧耳仔细听,那像是某一种音乐,我分析了很久,确定那是笛子的声音,因为箫的声音没有那么清晰,也没有那么高扬。 由于来得遥远,使我对自己的判断感到怀疑;有...
阅读全文
我爱阳光 林清玄 散文精选

我爱阳光 林清玄

我爱阳光,尤其是那冬日的暖阳。当迎面一阵冷冽的寒风席卷而来,那十二月的阳光便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来到我的身旁。它不似春天时明媚,不似盛夏时热情。我坐在树下,看它穿过叶的罅隙,慢慢的倾洒,静静地流淌,柔...
阅读全文
下满的围棋 林清玄 散文精选

下满的围棋 林清玄

在公园里看两位老人下围棋,他们下棋的速度非常缓慢,令围观的.人都感到不耐烦。 第一位老人,很有趣地说: “嘿!是你们在下棋,还是我在下棋?我们一个棋考虑十几分钟已经是快的,你知不知道林海峰下一颗棋子要...
阅读全文
海狮的项圈 林清玄 散文精选

海狮的项圈 林清玄

旧金山的渔人码头,有一处海狮聚集的地方,游客只能远距离地观赏,码头上贴着布告:“此处码头属美国海军所有,喂食、丢掷或恐吓海狮,移送法办。”美国在保护野生动物这方面,确实是先进国家,连“恐吓”动物都会被...
阅读全文
桃花心木 林清玄 散文精选

桃花心木 林清玄

乡下老家屋旁,有一块非常大的空地,租给人家种桃花心木的树苗。 桃花心木是一种特别的树,树形优美,高大而笔直,从前老家林场种了许多,已长成几丈高的一片树林。所以当我看到桃花心木仅及膝盖的树苗,有点儿难以...
阅读全文
林清玄:菜瓜藤与肉豆须 散文精选

林清玄:菜瓜藤与肉豆须

在我们家乡有一句话,叫“菜瓜藤,肉豆须,分不清”,意思是丝瓜的藤蔓与肉豆的茎须一旦纠缠在一起,是无法分辨的。 因此,像兄弟分家产的时候,夫妻离婚的时候,有许多细节部分是无法处理的,老一辈的人就会说:“...
阅读全文
煮雪—林清玄 散文精选

煮雪—林清玄

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地烤来听…… 这是个极度浪漫的传说,想是多情的南方人编出来的。 可是,我们假设说话结冰是真有其事,也是颇有困难,试想:回家烤雪...
阅读全文
虚幻不实的美 林清玄 散文精选

虚幻不实的美 林清玄

 记得十年前一个寒冷的冬天,我住在屏东市一家满是臭虫的旅店。为了看内埔乡稻田的日出,我凌晨四点就从旅店出发,赶到内埔乡时天色还是昏暗的,我就躺在田埂边的草地上等候,没想竟昏沉沉地睡去了,醒来的时候日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