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散文: 随笔两篇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 随笔两篇

水母   在中国的北方,有一股好水的地方,往往会有一座水母宫,里面供着水母娘娘。这大概是因为北方干旱,人们对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为了表达这种感情,于是建了宫,并且创造出一个女性的水之神。水神之为女性,...
阅读全文
从军行七首·其五  王昌龄 诗词歌赋

从军行七首·其五 王昌龄

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 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大漠风起尘土飞扬,天色为之昏暗,前线军情十分紧急,接到战报后迅速出击。 先头部队已经于昨夜在洮河北岸和敌人展开了激...
阅读全文
山园小梅二首  林逋 [宋] 诗词歌赋

山园小梅二首 林逋 [宋]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剪绡零碎点酥乾,向背稀稠画亦难。 日薄从甘春至晚,霜深应怯夜来寒...
阅读全文
忆梅  李商隐 唐 诗词歌赋

忆梅 李商隐 唐

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 寒梅最堪恨,常作去年花。 译文及注释 译文 久久滞留在远离家乡的地方,依依不舍地向往着春天的景物。 寒梅最让人遗恨的是早占春意却又早早凋谢,常常被当作去年开的花。 注释 定定...
阅读全文
白梅  王冕 诗词歌赋

白梅 王冕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白梅生长在冰天雪地的寒冬,傲然开放,不与桃李凡花相混同。 忽然在某个夜里花儿盛开,清香散发出来,竟散作了天地间的万...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昆明菜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昆明菜

我这篇东西是写给外地人看的,不是写给昆明人看的。和昆明人谈昆明菜,岂不成了笑话!其实不如说是写给我自己看的。我离开昆明整四十年了,对昆明菜一直不能忘。 昆明菜是有特点的。昆明菜——云南菜不属于中国的八...
阅读全文
天鹅之死 汪曾祺 文学百科

天鹅之死 汪曾祺

“阿姨,都白天了,怎么还有月亮呀? “阿姨,月亮是白色的,跟云的颜色一样。 “阿姨,天真蓝呀。 “蓝色的天,白色的月亮,月亮里有蓝色的云,真好看呀!” “真好看!” “阿姨,树叶都落光了。树是紫色的。...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跌倒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跌倒

在百货公司的玩具部,见到一个孩子因急着看玩具,急速奔跑而跌倒了,发出巨大的响声。 旁边看着的大人都惊呼着:"这一下一定跌得不轻!" 没想到,那看来只有五六岁的孩子立刻跳起来,看着旁边一脸惊慌的大人,粲...
阅读全文
八千岁 汪曾祺 文学百科

八千岁 汪曾祺

据说他是靠八千钱起家的,所以大家背后叫他八千岁。八千钱是八千个制钱,即八百枚当十的铜元。当地以一百铜元为一吊,八千钱也就是八吊钱。按当时银钱市价,三吊钱兑换一块银元,八吊钱还不到两块七角钱。两块七角钱...
阅读全文
晚饭花 汪曾祺 文学百科

晚饭花 汪曾祺

晚饭花就是野茉莉。因为是在黄昏时开花,晚饭前后开得最为热闹,故又名晚饭花。 野茉莉,处处有之,极易繁衍。高二三尺,枝叶披纷,肥者可荫五六尺。花如茉莉而长大,其色多种易变。子如豆,深黑有细纹,中有瓤,白...
阅读全文
八月骄阳 文学百科

八月骄阳

张百顺年轻时拉过洋车,后来卖了多年烤白薯。德胜门豁口内外没有吃过张百顺的烤白薯的人不多。后来取缔了小商小贩,许多做小买卖的都改了行,张百顺托人谋了个事由儿,到太平湖公园来看门。一晃,十来年了。 太平湖...
阅读全文
天山行色  汪曾祺 散文精选

天山行色 汪曾祺

行色匆匆 ——常语 南山塔松 所谓南山者,是一片塔松林。 乌鲁木齐附近,可游之处有二,一为南山,一为天池。凡到乌鲁木齐者,无不往。 南山是天山的边缘,还不是腹地。南山是牧区。汽车渐入南山境,已经看到牧...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真诚相待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真诚相待

我去民权东路的殡仪馆参加一个朋友的葬礼。最后的仪式是绕着朋友的棺木瞻仰他的遗容。看着朋友安详的脸,想到去世前他因病而极端痛苦的样于,现在他终于解脱了,我减少了忧伤的情绪,感到有一点...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茱萸小集二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茱萸小集二

茱萸小集二 在任何情形之下,那座小花园是我们家最亮的地方。虽然它的动人处不是,至少不仅在于这点。 每当家像一个概念一样浮现于我的记忆之上,它的颜色是深沉的。 祖父年轻时建造的几进,是灰青色与褐色的。我...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小红西瓜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小红西瓜

买到一种小如垒球的西瓜,皮色翠绿、果肉深红、清凉胜雪、滋味如蜜。 像我这么喜欢吃西瓜的人,每次看到有新的西瓜品种,总会迫不及待地买来吃,每次吃总有一些惊喜。二十年前第一次吃到黄肉的小玉西瓜、十五年前第...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梦打破了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梦打破了

我买了五个手拉坯的瓷盘,是在路边看见,并不是什么名家的作品,它是宝蓝色的底,上面写着白色的"风、花、雪、月、梦",每盘各书一字。   通常我特别喜欢的东西都不是很贵的,因为贵而喜欢是平常的心,廉而宝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