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杰明·巴顿奇事 F·S·菲茨杰拉德

林玉阳 2021年12月7日18:15:49散文精选评论2,169字数 14200阅读6分21秒阅读模式

I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现在,小孩在医院里发出第一声啼哭已再寻常不过了。不过在 1860 年,在家里接生还是理所当然。所以那年夏天,年轻的罗格巴顿夫妇决定让他们第一个小孩在医院出生的时候,已经超前那个时代了五十年。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我只管告诉你后来发生的事情,信不信由你。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罗格巴顿一家在内战前巴丁摩尔商界和社交圈都有着显赫的地位,他们与每一个名门望族都有往来,其中甚至不乏国会的大员。第一次体验这古老的魔咒—生小孩—巴顿先生自然是非常的紧张。他希望能生个儿子,这一来就可以把他送到耶鲁。当年巴顿先生在那儿可是被人叫了四年的“天才”呢。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九月的大日子那天,巴顿先生起了个大早。匆忙整理了下衣着便大步朝医院跑去,希望能尽快亲眼见证这诞生于黑夜的生灵。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距离 Maryland 私立贵族医院还差不多 100 码的地方,他看到他的家庭医师科恩大夫正从台阶上下来,不停地搓着双手,像洗手一样—医生的职业病。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罗格巴顿先生,Roger Button & Co. 零售集团的老板,顾不得那个时代独有的绅士风度,慌张地朝他跑去。“科恩大夫!”他喊道,“啊,科恩大夫!”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大夫听到了他的声音,转过身来一动不动。瞧着巴顿先生越来越近,那职业的面部表情则是愈发的古怪。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怎么样了?”巴顿先生还喘着粗气,“它在哪儿?她还好?儿子么?是哪个?什么…?”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说清楚点!”科恩大夫像是被啥惹着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孩子出生了吧?”巴顿先生恳求道。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科恩大夫迟疑了下。“呃,是的,是这样—算是吧”然后怪怪地瞥了巴顿先生一眼。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我夫人还好?”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还好。”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男孩还是女孩?”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够了!”科恩大夫恼了。“你还是自己看去吧,不可思议!”—最后这个词几乎是一口蹦出来的—又回头喃喃道,“你想象得出这样对我有啥好处!再多一个就会毁了我,毁了任何人!”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怎么了?”巴顿先生有点摸不着头脑。“…三胞胎?”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不,不是三胞胎!”大夫打断说,“你可以自己看去,还有,换个大夫。年轻人,是我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我为你们家做了 40 年的医生。我受够了!我再也不要见到你和你家人!好自为之!”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他猛然转身,一言不发地钻进停在路边的马车,飞一般地开走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留下巴顿先生愣在人行道上,浑身发抖。发生了什么可怕的意外?有这么一刻巴顿先生甚至不敢进医院大门了。迟疑了好一会儿,他才进了医院。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一个护士正坐在大厅的一角。咽下刚受的羞辱,巴顿先生向她走去。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早上好。”她说,语气很和蔼。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早上好,我…我是巴顿先生”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突然这女孩就变得惶恐不安。她站起来,像是想插根翅膀飞出去。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我想见我小孩。”巴顿先生说。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护士没忍住叫出了生。“啊…当然!”她歇斯底里了。“上楼…右边…走—上楼!”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她指了方向。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巴顿先生打了个趔趄,带着一身冷汗上了二楼。在二楼的大厅遇见一个端脸盆路过的护士。“我是巴顿先生”,他强作镇定,“我想见我…”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哐当!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脸盆摔到了地上。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哐当!哐当!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脸盆顺着楼梯往下滚。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我想见我小孩!!”巴顿先生几乎咆哮道,他快崩溃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哐当!脸盘滚到了一楼。护士恢复了镇定,轻蔑地瞟了巴顿先生一眼。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好吧,巴顿先生,”她的语气很复杂,“好吧!但你得了解我们的处境!太不可思议了!医院要名声扫地…”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快点!”他喊哑了,“我受够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这里走,巴顿先生。”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他跟她穿过大厅,到达一间屋子,里面各种哭号声交响不绝—实际上后来的人们正把它称作“哭屋”—他们进去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呃,”巴顿先生有点接不上气,“哪个是我的?”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那个!”护士说。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顺着护士所指的方向,巴顿先生看见一个约莫七十来岁的老头,裹着一条宽大的毛毯,挤在小婴儿床里。他那稀疏的头发差不多全白,下巴上还带着一撮滑稽的小胡子,随着窗子吹进来的风前摇后摆。他抬起呆滞的眼睛,不解地望着巴顿先生。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我疯了么?”巴顿先生恼羞成怒了,“你们医院开的该死玩笑?”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这不像是我们开的玩笑,”护士反驳到,“而且我也不知道您是不是真的疯了—可他就是你儿子。”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巴顿先生额上满是冷汗。他闭上眼,又瞪开—没错,眼前这人有七十公分—七十公分的婴儿!脚挤出婴儿床的婴儿!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老头端详了他二人一会儿,突然以沙哑的嗓音发话:“你就是我父亲吧?”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巴顿先生和护士不寒而栗。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如果是,”老头发牢骚了,“那最好能带我离开这地方—要不最起码也该叫他们换一个舒服的摇椅才对呀。”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以上帝的名义—你哪儿来的?你是谁?”巴顿先生暴跳如雷。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我也说不清我是谁,”还是那牢骚腔,“我才出生了几个小时嘛…不过显然我姓巴顿。”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你扯谎!你是冒牌的!”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老头无精打采地转向护士,“就这样欢迎新生儿,”语气很虚弱,“为什么不告诉他他错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你错了,巴顿先生。”护士斩钉截铁地说,“这就是你儿子,你最好接受这现实。我们希望你能尽快带他回家—尽快—今天!”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回家?”巴顿先生觉得难以置信。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是的,我们不能留他这儿。真的不能,明白?”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继续阅读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林玉阳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7日18:15:4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fengqishe.com/736.html
幸福的无关 林清玄 散文精选

幸福的无关 林清玄

我小时候对汽水有一种特别奇妙的向往,原因不在汽水有什么好喝,而是由于喝不到汽水。我们家是有几十口人的大家族,小孩依序排行就有18个之多,记忆里东西仿佛永远不够吃,更别说喝汽水了。 喝汽水的时机有三种,...
临江仙·惠州改前韵 苏轼 散文精选

临江仙·惠州改前韵 苏轼

九十日春都过了,贪忙何处追游。三分春色一分愁。雨翻榆荚阵,风转柳花球。 我与使君皆白首,休夸少年风流。佳人斜倚合江楼,水光都眼净,山色总眉愁。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春天过去了,一直忙忙碌碌,如今再想寻春...
点绛唇·闲倚胡床 苏轼 散文精选

点绛唇·闲倚胡床 苏轼

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 别乘一来,有唱应须和。还知么。自从添个。风月平分破。 译文及注释 译文 闲着无事就靠坐着胡床,从庾公楼的窗子朝外望去,只见诸峰如千朵鲜花开放。和哪个一...
於潜僧绿筠轩 苏轼 散文精选

於潜僧绿筠轩 苏轼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旁人笑此言,似高还似痴。 若对此君仍大嚼,世间那有扬州鹤?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宁可没有肉吃,也不能让居处没有竹子。 没有肉...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