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先生记 萧红

林玉阳 2021年10月14日20:05:09散文精选评论229字数 858阅读2分51秒阅读模式

鲁迅先生家里的花瓶,好象画上所见的西洋女子用以取水的瓶子,灰蓝色,有点从瓷釉而自然堆起的纹痕,瓶口的两边,还有两个瓶耳,瓶里种的是几棵万年青。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我第一次看到这花的时候,我就问过: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这叫什么名字?屋里不生火炉,也不冻死?”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第一次,走进鲁迅家里去,那是近黄昏的时节,而且是个冬天,所以那楼下室稍微有一点暗,同时鲁迅先生的纸烟,当它离开嘴边而停在桌角的地方,那烟纹的疮痕一直升腾到他有一些白丝的发梢那么高。而且再升腾就看不见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这花,叫‘万年青’,永久这样!”他在花瓶旁边的烟灰盒中,抖掉了纸烟上的灰烬,那红的烟火,就越红了,好象一朵小红花似的和他的袖口相距离着。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这花不怕冻?”以后,我又问过,记不得是在什么时候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许先生说:“不怕的,最耐久!”而且她还拿着瓶口给我抓着。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我还看到了那花瓶的底边是一些圆石子,以后,因为熟识了的缘故,我就自己动手看过一两次,又加上这花瓶是常常摆在客厅的黑色长桌上;又加上自己是来在寒带的北方,对于这在四季里都不凋零的植物,总带着一点惊奇。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而现在这“万年青”依旧活着,每次到许先生家去,看到那花,有时仍站在那黑色的长桌子上,有时站在鲁迅先生照像的前面。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花瓶是换了,用一个玻璃瓶装着,看得到淡黄色的须根,站在瓶底。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有时候许先生一面和我们谈论着,一面检查着房中所有的花草。看一看叶子是不是黄了?该剪掉的剪掉;该洒水的洒水,因为不停地动作是她的习惯。有时候就检查着这“万年青”,有时候就谈鲁迅先生,就在他的照像前面谈着,但那感觉,却象谈着古人那么悠远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至于那花瓶呢?站在墓地的青草上面去了,而且瓶底已经丢失,虽然丢失了也就让它空空地站在墓边。我所看到的是从春天一直站到秋天;它一直站到邻旁墓头的石榴树开了花而后结成了石榴。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从开炮以后,只有许先生绕道去过一次,别人就没有去过。当然那墓草是长得很高了,而且荒了,还说什么花瓶,恐怕鲁迅先生的瓷半身像也要被荒了的草埋没到他的胸口。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我们在这边,只能写纪念鲁迅先生的文章,而谁去努力剪齐墓上的荒草?我们是越去越远了,但无论多少远,那荒草是总要记在心上的。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继续阅读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林玉阳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14日20:05:0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fengqishe.com/657.html
孤独地走向未来  贾平凹 散文精选

孤独地走向未来 贾平凹

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偶尔作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 弱者都是群居者,所以有芸芸众生。弱者奋斗的目的是转...
一个兵丁全文 - 冰心 散文精选

一个兵丁全文 – 冰心

小玲天天上学,必要经过一个军营。他挟着书包儿,连跑带跳不住的走着,走过那营前广场的时候,便把脚步放迟了,看那些兵丁们早操。他们一排儿的站在朝阳之下,那雪亮的枪尖,深黄的军服,映着阳光,十分的鲜明齐整。...
冬儿姑娘 - 冰心 散文精选

冬儿姑娘 – 冰心

“是呵,谢谢您,我喜,您也喜,大家同喜!太太,您比在北海养病,我陪着您的时候,气色好多了,脸上也显着丰满!日子过的多么快,一转眼又是一年了。提起我们的冬儿,可是有了主儿了,我们的姑爷在清华园当茶役,这...
还乡杂记全文 - 冰心 散文精选

还乡杂记全文 – 冰心

亲爱的小朋友: 去年冬天,我回到我的故乡——福建——去了一个多月。 这个丘陵地带,背山临海的美丽雄伟的省份,面对着金门台湾,屹立在国防的最前线上。居住在这一片最激昂、最警觉的土地上的一千三百万人民,却...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