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南方的姑娘 萧红

林玉阳 2021年10月5日19:49:38散文精选评论353字数 1148阅读3分49秒阅读模式

郎华告诉我一件新的事情,他去学开汽车回来的第一句话说: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新认识一个朋友,她从上海来,是中学生。过两天还要到家里来。”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第三天,外面打着门了!我先看到的是她头上扎着漂亮的红带,她说她来访我。老王在前面引着她。大家谈起来,差不多我没有说话,我听着别人说。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我到此地四十天了!我的北方话还说不好,大概听得懂吧!老王是我到此地才认识的。那天巧得很,我看报上为着戏剧在开着笔战,署名郎华的我同情他……我同朋友们说:这位郎华先生是谁?论文作得很好。因为老王的介绍,上次,见到郎华……”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我点着头,遇到生人,我一向是不会说什么话,她又去拿桌上的报纸,她寻找笔战继续的论文。我慢慢地看着她,大概她也慢慢地看着我吧!她很漂亮,很素净,脸上不涂粉,头发没有卷起来,只是扎了一条红绸带,这更显得特别风味,又美又净,葡萄灰色的袍子上面,有黄色的花,只是这件袍子我看不很美,但也无损于美。到晚上,这美人似的人就在我们家里吃晚饭。在吃饭以前,汪林也来了!汪林是来约郎华去滑冰,她从小孔窗看了一下: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郎华不在家吗?”她接着“唔”了一声。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你怎么到这里来?”汪林进来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我怎么就不许到这里来?”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我看得她们这样很熟的样子,更奇怪。我说: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你们怎么也认识呢?”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我们在舞场里认识的。”汪林走了以后她告诉我。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从这句话当然也知道程女士也是常常进舞场的人了!汪林是漂亮的小姐,当然程女士也是,所以我就不再留意程女士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环境和我不同的人来和我做朋友,我感不到兴味。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郎华肩着冰鞋回来,汪林大概在院中也看到了他,所以也跟进来。这屋子就热闹了!汪林的胡琴口琴都跑去拿过来。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郎华唱:“杨延辉坐宫院。”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哈呀呀,怎么唱这个?这是‘奴心未死’!”汪林嘲笑他。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在报纸上就是因为旧剧才开笔战。郎华自己明明写着,唱旧戏是奴心未死。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并且汪林耸起肩来笑得背脊靠住暖墙,她带着西洋少妇的风情。程女士很黑,是个黑姑娘。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又过几天,郎华为我借一双滑冰鞋来,我也到冰场上去。程女士常到我们这里来,她是来借冰鞋,有时我们就一起去,同时新人当然一天比一天熟起来。她渐渐对郎华比对我更熟,她给郎华写信了,虽然常见,但是要写信的。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又过些日子,程女士要在我们这里吃面条,我到厨房去调面条。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喳……喳……”等我走进屋,他们又在谈别的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女士只吃一小碗面就说:“饱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我看她近些日子更黑一点,好象她的“愁”更多了!她不仅仅是“愁”,因为愁并不兴奋,可是程女士有点兴奋。我忙着收拾家具,她走时我没有送她,郎华送她出门。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我听得清楚楚的是在门口:“有信吗?”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或者不是这么说,总之跟着一声“喳喳”之后,郎华很响的:“没有。”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又过了些日子,程女士就不常来了,大概是她怕见我。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程女士要回南方,她到我们这里来辞行,有我做障碍,她没有把要诉说出来的“愁”尽量诉说给郎华。她终于带着“愁”回南方去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继续阅读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林玉阳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5日19:49:3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fengqishe.com/644.html
幸福的无关 林清玄 散文精选

幸福的无关 林清玄

我小时候对汽水有一种特别奇妙的向往,原因不在汽水有什么好喝,而是由于喝不到汽水。我们家是有几十口人的大家族,小孩依序排行就有18个之多,记忆里东西仿佛永远不够吃,更别说喝汽水了。 喝汽水的时机有三种,...
临江仙·惠州改前韵 苏轼 散文精选

临江仙·惠州改前韵 苏轼

九十日春都过了,贪忙何处追游。三分春色一分愁。雨翻榆荚阵,风转柳花球。 我与使君皆白首,休夸少年风流。佳人斜倚合江楼,水光都眼净,山色总眉愁。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春天过去了,一直忙忙碌碌,如今再想寻春...
点绛唇·闲倚胡床 苏轼 散文精选

点绛唇·闲倚胡床 苏轼

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 别乘一来,有唱应须和。还知么。自从添个。风月平分破。 译文及注释 译文 闲着无事就靠坐着胡床,从庾公楼的窗子朝外望去,只见诸峰如千朵鲜花开放。和哪个一...
於潜僧绿筠轩 苏轼 散文精选

於潜僧绿筠轩 苏轼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旁人笑此言,似高还似痴。 若对此君仍大嚼,世间那有扬州鹤?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宁可没有肉吃,也不能让居处没有竹子。 没有肉...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