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女贼 希区柯克

林玉阳 2021年3月18日10:23:25文学百科评论459字数 2438阅读8分7秒阅读模式

她是一个在百货公司顺手牵羊的女贼。两年以来,她总在“街上购物中心”作案,但从没被人怀疑过。她的眼睛是蓝色的,充满纯真,一双手灵活敏捷,左肩上常挂着一只皮包,不大,她的行窃技术,就像以快手法变魔术一样,右手做障眼动作,左手下手偷窃。她抓住看中的东西,小指头打开皮包,手一弯,就把东西扔进去,然后再自然地一压,将皮包搭扣扣上,一点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这套手法她进行了长时间的练习。最后她做的完美程度就像天鹅拨水那样。她可以轻松地把袋子在左手臂上滑上滑下,就像赋予了它生命。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粉红女贼 希区柯克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当然那里通常也有很多危险。有些店员目光敏锐,不停闪动的目光四处扫视,使大多数人感到胆怯,不敢冒险。百货公司还雇佣一些男女帮忙看守。他们在不同的时间出现。像普通顾客那样从这个店到那个店,从容浏览,总是佯装购买东西来掩护其战术。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此外还有身着绿色制服的保安人员,他们活像用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这些保安人员很可能就是在购物中心的宽阔走道里拦住你的人。当你经过结账的柜台后,如果你可疑的话,他们就会搜查你的提袋,有时这些提袋本身就是偷来的。不过她注意到,这个任务他们宁可在购物中心外执行,那样脏物正在你身上,你完全没有借口。不过她很自信,她一点也不害怕。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如果缺乏自信,你就会露出马脚。虽然你的技巧纯熟,但总有一阵子呼吸困难,或一阵子犹豫不决,或者突然地斜瞟一眼,一阵焦急,一阵紧张。总之,有一百种细微的方式让缺乏自信的你露出马脚。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另一方面,如果自信,你会给人一种令人尊敬的气息。它可以把你归入好人的行列,也就是从容、诚实购物的人,而不会使你和顺手牵羊者扯上干系。而她有的就是自信,她不仅对自己的能力充满自信,也自信自己不会被抓祝一天,当她满怀自信地离开购物中心时,她感到有人在她右肩上很权威地一拍。她转过身,间道:“什么事?”声音镇静,不带一点忧虑。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保安员个子很高,身材健美,面目英俊,即使穿着制服也挺好看。“对不起,小姐,我必须搜查你的提包。“我的皮包?为什么?”“偷窃商品,小姐。”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偷东西!她纯洁的蓝眼明显地睁大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老天,”她喘着气,“你以为我是一个扒手?”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对不起,”保安员说,“这是我的责任。”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责任。”她恼怒起来,是那种一个美丽小姐的诚实遭到怀疑时引起的恼怒,“哼,好大的胆子。”他推推帽子,露出黑色的卷发,说:“请,小姐。”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把她困在购物中心的红色砖墙的墙角里,再过一会儿,他就要采取强制行动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她移了移身子,用质询的口吻说:“我偷了什么东西?”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一个相机,一个昂贵的打火机,可能还有别的。为了你自己起见,我希望我的消息不正确。现在,如果你不介意……”“哼,好吧!”她说着,把皮包从肩上拿下来。“好!”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阵布鞋脚步声传来,皮包就被人夺了过去。一个瘦长的人影飞快地跑开,带着“证据”在拐角上消失。“该死!保安员叫到。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女孩子也大声地叫起来:“抓贼呀,快来人,抓贼。”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保安员锐利地目光打量着她。“你干嘛那么大喊大叫?他刚才明明救了你一马。”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哼,”她趾高气扬,装腔作势他说:“我皮包被人抢走的时候,我总是那样大喊大叫的。”“现在也是?”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当然是。”她两眼明亮,美丽的嘴唇轻轻翘起。她在嘲笑他,他知道。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他低头想了一会,看着她,说:“小姐,很抱歉打扰你。希望你找回你的包。真的,真的希望。”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当回到公寓时,她仍在微笑。哈利已把包里的东西倒在桌子上,而且正在研究照相机。”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你的速度真该参加世界运动会。”她说,“他的脚还没有站定,你已经跑得没影了,你的时间也算得很准。”“我知道。”他简单他说。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或许我该换一家购物中心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对,到另外一家没人知道你的购物中心去。”他把照相机,打火机,手表和其它的东西放在一只小皮袋子里,“我今晚送到老板那儿去。”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谈话中,他警告她,以后做这件事要特别小心,今天他救了她,必要时,他会再救她一次,但可能第三次他就不会再行动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听到他的话,她心里第一次感到了沮丧。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我想我得歇会儿,”说着他洒脱地晃一下脑袋。这个动作她一直都认为很吸引人。他还向她送上足以令人心荡神移的微笑:“一起轻松一下吧。”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然后,一切又和好如初……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坎伯兰购物中心在城区的另一边。她花费了一个星期熟悉环境,在各个店铺看了看,选择了一些出口,观察哪些人是监视者。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这儿的保安人员的制眼是蓝灰色的,剪裁也并不是很讲究。她看见经常有四个人在巡视,他们戴着帽子,穿着制服,看上去一模一样,连表情也毫无区别,全都露着厌烦之色。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很快她又重施故技,让柜台上或者货架上的东西在无声无息中消失了。她做得很顺利,自信心也恢复了。哈利也很高兴,生活像往常那样平静地过着。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然而,有一天她的生活突然变得不顺利起来。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她的皮包里装了一些精美的首饰,刚刚走出购物中心。突然一只手轻轻拍在她的右肩上。她转过身,问:“什么事?”声音镇静,毫无忧虑。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那位保安人员个子高大,身材很好,长得也不错。“对不起,小姐,”他说,“我必须搜查你的皮包。”“为什么?”“偷窃的东西,小姐。”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偷东西!”她纯真的蓝眼睛睁得大大的,喘着气说:“老天,你以为我是个扒手!哼,好大的胆子。”他伸出手,“请,小姐。”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他逼她站到墙边,几分钟内,他就要取过她的皮包,进行搜查。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她移了移身子。“哦,好吧!”说着把皮包从肩上拿下来。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只听一阵穿布鞋的脚步声传来,有人一把把皮包从她手中夺了过去。就在这时,保安员抓住她的右腕,把他的高个子侧过来,旋转一下,他坚硬的鞋尖碰到一只软软的布鞋,哈利飞了起来,脸向下摔到水泥地上。女孩子由于保安员的一拉,也倒在保安员身上。当他把她扶起来时,她看见他的帽子掉下来,露出黑色的卷发,她认出了他。“是你,”她叫道,“你怎么又到这儿来了。”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哦,”他说,“自从你从我手里溜走后我就申请调职,然后开始查还有哪些购物中心可能是你下一个目标。”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抓到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她说:“你要是放了我,就会得到一大笔钱。”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我所向往的可比你能给我的多得多。”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什么?”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我看好了一家珠宝店。”他说,“可我缺少一个有技巧而又自信的女搭档。”文章源自凤栖社-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继续阅读
历史上的今天
3月
18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林玉阳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3月18日10:23:2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fengqishe.com/280.html
母亲的心-叶倾城 文学百科

母亲的心-叶倾城

朋友告诉我:她的外婆老年痴呆了。 外婆先是不认识外公,坚决不许这个“陌生男人”上她的床,同床共枕了50年的老伴只好睡到客厅去。然后外婆有一天出了门就不见踪迹,最后在派出所的帮助下家人才终于将她找回,原...
欧·亨利《最后一片叶子》 文学百科

欧·亨利《最后一片叶子》

在华盛顿广场西面的一个小区里,街道仿佛发了狂似地,分成了许多叫做“巷子”的小胡同。这些“巷子”形成许多奇特的角度和曲线。一条街本身往往交叉一两回。有一次,一个艺术家发现这条街有它可贵之处。如果一个商人...
良知未泯 作者: 欧·亨利 文学百科

良知未泯 作者: 欧·亨利

黑斯廷斯·比彻姆·莫利穿过联邦广场,怜悯地瞅着成百个懒洋洋地靠在公园长椅上的人。这批混杂的人,他暗忖道,男人们满脸胡子茬,像牲口一样呆头呆脑;女人们害羞地扭动着身体,两条腿悬在卵石铺的人行道上有四英寸...
天鹅之死 汪曾祺 文学百科

天鹅之死 汪曾祺

“阿姨,都白天了,怎么还有月亮呀? “阿姨,月亮是白色的,跟云的颜色一样。 “阿姨,天真蓝呀。 “蓝色的天,白色的月亮,月亮里有蓝色的云,真好看呀!” “真好看!” “阿姨,树叶都落光了。树是紫色的。...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